您當前所在的位:文化->文學天地

汉诺威vs柏林赫塔:

回鄉

訪問量:[]
發布時間:2019-05-13 09:35 來源:
分享:
0

多特蒙德柏林赫塔 www.yifewk.com.cn

  那是暮春之際,我錯過了一場油菜花的盛宴。從成都下飛機,到學??賜杜?,爾后乘坐列車在紅土丘陵上歡快地穿行。我知道,它要把我從浮華的都市,慢慢地拉回生我養我的故鄉。一如30年前,它把孑然一身的我,從四川盆地慢慢地拉走一般。
  人在外面走得遠了、累了,是要好好地回望來時的路。母親用鍋盔和涼粉招待我,我看到她的身軀日漸消瘦。我陪她聊了聊家常,便出門接接地氣。聽著撲面而來的鄉音,看著熙熙攘攘的人流,在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西部小縣城,我的眼眶竟然有些微濕潤。
  在三弟陪同下返鄉祭祖之后,我在修葺一新的鄉小學駐足。N年前,父親曾經是這所小學的教師,我也在這里度過了自己充滿野趣的童年。至今還記得放學之后,我手拿簸箕,在鄉下孩子的招呼下,一起到他家菜園肆意采摘紅苕葉、豌豆尖用來做飯的經歷。故鄉的淳樸,“喂養”了我的整個少年時代。
  參加高中同學校友會前一天,我竟然像就要參加高考般半夜失眠了?!澳閂至?!”“頭發白啰!”“你啷個沒變?”寒暄、擁抱、捶胸,笑聲朗朗中,我們重新回到教室,再來一次自我介紹,再圍著火鍋來一場舉杯豪飲。半世的坎坷、生活的不易,被夸張的手勢、熱情的吆喝掩飾了。令我甚感詫異的是,分明僅同窗兩載且隔了經年累月,情誼卻像親人般醇厚。當年捧著金庸武俠小說、瓊瑤言情小說偷看的少男少女,在40年改革開放的列車里,被分流在不同的車廂,看到了不同的風景。譬如我的同桌,一直在金融系統工作,他對生活的熱愛和對古老道德的堅守,令我動容?;褂懈嗍刈畔縵綠鐫暗耐?,他們的后代多在城市里發展。高鐵和高速公路大大縮短了城鄉距離,小縣城的魅力,是久居大都市的人無法企及的。
  一杯茶,半輩子。時光不老,茶香不散?;畦鍪饗?,我和兩位校領導合影,他們曾是我父親的學生。故鄉耕讀傳家的古風尚存,而我終將踏上東去的航班。
  鄉音是泥土中瘋長的音樂,古老、纏綿而悠長。鄉音盛開的地方,叫故鄉。我小心翼翼地把鄉音“裝”進行囊。從此,在異鄉光陸離奇的街頭,我和孩子走路的姿勢,便永遠如先輩們那樣——自信、堅定而又昂揚。

□浙江省消保委 崔礪金

(責任編輯:)

Copyright 1984-2016 CHINA INDUSTRY &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